澳门赌场网上直营~~心事

  "师傅,去哪里?坐车吗?"一辆草绿色的出租车停在了秋红面前,车窗玻璃摇下,伸出一张笑容可掬的脸,同时把秋红从沉思中唤醒。"阳光小区。"秋红顺手拉开了车门,跨进了出租车。平日,秋红上街是很少叫别人车的,因为自己的老公本就是开出租的,肥水不流外人田,她不是让张军载她一程,就是骑自己电动车。最多的时间,她还是骑电动车的。可今天张军开车撞了人,给她惹了祸,她在医院还受了一顿别人的羞辱。这一切搞得她心里好烦,她想发泄,想象平日自己这么精打细算过日子图了啥?老公稍不留神,脚板一放松,自己的五千元便白白送进了医院,她叫别人的车载她个来回到底又能花几个钱?更何况她是为给根柱还钱呢!说起这个根柱,还和她曾有一段故事:不但和她在一个村,而且和她自小一块长大,还和她有过一段恋情,且最终被她抛弃了。人呀!最伤面子的事莫过于,帮助自己的人恰又曾被自己深深伤害过。今天晚上,她秋红就要为这个人去还钱,你说她还能为疼惜几个车钱而在这人面前跌份吗?下午,秋红刚从医院出来,便在银行的自动取款机把卡上的钱上取了个"尽光",总共两千三,看着自己卡上的钱数在提示音中显示为个位数,秋红肚子里那个"气"别提有多大了,心里不停地暗暗骂着张军:张军呀,张军,你这个吝惜鬼!谁叫你平时把钱都存成定期,让我有钱取不出,你可知道,你老婆今天可算把人丢大了!阳光小区距秋红家仅三站路,片刻功夫,出租车便停在了小区门口。"师傅,到了。"出租车司机说道。秋红付了钱,走进了小区大门。下午,秋红从卡上取了两千三百元,然后又从自己钱包里取出仅有的七张整钱,正好凑了个三千,回到了家,又给姐姐打了个电话,说清了事情原委。姐姐是教师,和秋红同住于这个小城,两家相距也不远。不一会,姐姐敲门走了进来,从自己的手提包里取出两千元递给秋红,叮咛秋红晚上一定要将钱给根柱还了,同时递给她一张纸条,上面是根柱的联系电话和家庭住址。姐姐问秋红被撞孩子的伤势情况,秋红说,刚才张军从医院打了电话,那孩子只是右踝骨骨折,无大碍,让姐姐不要操心,明天她便让张军从银行把钱取出,给姐姐送过去。